WWW777com:女扮男装43年 她将道情戏传唱到天南地北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娱 > WWW777com:女扮男装43年 她将道情戏传唱到天南地北

WWW777com:女扮男装43年 她将道情戏传唱到天南地北

发布日期:2024-07-09 13:24:48 | 来源:http://www.baidu.com/ | 作者:admin

 “天寒地冻北风急,王金豆冬天穿着夏天衣,手拿一条破布袋,借粮去到杨庙集……”此时已是夜里十一点半,58岁的李艳玲已经直播了两个半小时,却丝毫不显疲态,双目湛然有神。而直播间的观众仍意犹未尽,纷纷留言要求她再来一段,“老师,再唱一段呗。”李艳玲一口应下粉丝请求,下播时间一再推迟。   每晚八九点,在忙完一天的工作后,李艳玲总会稍微捯饬一下自己,戴上一副无框老花镜,端坐在手机支架前,她打开直播间与戏迷粉丝打个招呼,然后就唱起《王金豆借粮》《张廷秀私访》等太康道情戏的经典选段。她的嗓音清亮而悠扬,不断有观众涌入直播间为她点赞,有时她也会与粉丝连线,或合唱一板道情戏,或指点一下发音技巧。   “太康道情王子”李艳玲是河南太康道情戏的省级非遗传承人,在戏曲舞台上扮演了43年的道情小生,近日以微博词条#她女扮男装43年终于火了#冲上了热搜。作为稀有剧种演员,过去她“出去演出一次都很不容易”,但自从打开直播间后,道情戏也随着她悠扬的唱腔传到了天南地北,甚至有一位70多岁的“老粉”不远万里从新疆赶来听戏。今年已经是李艳玲直播唱戏的第6个年头,喜欢道情戏的粉丝越来越多,她计划退休后还继续直播,让更多人认识、了解道情戏,也让这个稀有戏曲剧种百年、千年传承下去。   没有流血流汗的付出 就得不到舞台上的美好收获   在李艳玲的直播间里,一唱一念、一招一式、一颦一笑,尽显唱功。而这看似简单的招式,却凝结着她43年来日复一日的磨砺和积淀。   李艳玲出生于河南周口的一个普通农村家庭,父亲是一位豫剧爱好者,也是受父亲的熏陶,李艳玲自幼便对戏曲艺术有着浓厚的兴趣。闲暇时,父亲经常拿起一把二胡拉弦,她就在父亲拉弦时跟着清唱一段。李艳玲儿时学习成绩不甚理想,父亲思虑几番后便提议跟着他学唱戏。那时,村头的大喇叭经常播放朱锡梅老师(太康道情国家级非遗传承人)的道情戏录音带,淳厚朴实的曲调,通俗易懂的唱词,不经意间俘获了李艳玲的心。   1980年,太康道情剧团招收演员,在别人的介绍下,15岁的李艳玲报名参加,凭着扎实的唱功赢得了朱锡梅等多位现场评委的称赞。进入剧团后,李艳玲每天都要比别人早起一个小时到河边练功喊嗓,吃过早饭后,还要继续练习步法、捏腰、压腿、身段等技能。长年累月地训练,艰辛可想而知,李艳玲记得自己为了练习剧情中的“跪步”,日复一日不间断地练习,两个膝盖都磨出了血丝,她每天训练10多个小时,整个身体都像散了架,蹲在地上都很难起来。“学戏哪有不受伤的?”李艳玲觉得,没有流血流汗的付出,是得不到舞台上那些美好经历的。   除了动作基本功,唱戏还讲究要“字正腔圆”,李艳玲虽有一副天生的好嗓音,但从未在专业戏校进行系统培训,说话唱戏间总是时不时带点乡音俚语,甚至还捎带会发音不清。而道情戏则以唱为主,一板下来就是上百句唱词,李艳玲为此可没少作难。想起第一次上台演出《张廷秀私访》时,节奏快,唱词又多达百句,老师们为她操碎了心。“为给我纠正唱腔,太康县道情艺术保护传承中心主任、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第五代传承人张天印团长经常在我唱戏时,拿着纸笔坐在台下将唱错的地方一一记下,老师们在下台后也会一点点指导我改正,帮助我慢慢成长。”   回想起那时戏团老师们的谆谆教诲,李艳玲感慨正是在他们的帮助下,她不仅能唱念做打、有序进出场,还成了剧团担纲小生演员,常年跟随剧团到基层、社区、农村演出,并担任《王金豆借粮》《张廷秀私访》等多个大型道情戏剧目中的主角。努力从不会被遗忘,李艳玲的小生表演朴实大方,唱腔吐字清晰,唱、念、做、打表演俱佳,演出时往往好评不断。   2012年,李艳玲经著名曲剧彩旦、豫剧黑头演员王海清介绍,拜豫剧小生泰斗王派艺术创始人王素君大师为师,王老师对她喜爱有加,尽心传授戏曲艺术。之后她又拜入太康道情国家级传承人朱锡梅门下学习,李艳玲在戏曲艺术上不断精进,在道情戏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   每年下乡演出500余场 被央视誉为“庄稼农户的剧团”   太康道情戏源于道教乐歌,因道士唱乐歌时配以鱼皮筒鼓伴奏,故又称“鱼鼓道情”。大约清同治十一年间,豫东一带的道情艺人吸收借鉴了曲艺、豫剧、越调等有机成分,形成了道情剧种。   “太康道情戏唱腔中板腔体和曲牌体兼而有之,主要板式有铜器垛、慢板、流水、夺口、垛子、一锣切和滚白等。”李艳玲介绍,著名现代豫剧《朝阳沟》中拴宝唱的“那个前腿弓,那个后腿蹬,脚不要慌来手不要猛……”就是移植了道情的唱腔。与其他戏种相比,道情戏多以唱为主,少动作少插白,一气儿下来有百八十句之多,被戏称为“憋死驴”的唱腔独具特色,再加上“哪呼嗨”“哪嗨依”等衬字衬腔花腔,曲调淳厚而朴实。此外,帽翅功、髯口功、弹舌音等也都是分辨道情戏的重要标志。“唱戏到高兴的时候,舌头要不由自主地发出弹舌音,嘚呀嘚……”说着,她的舌头就顺势“嘚”了起来。   “太康道情戏是全国的稀有剧种之一,不像豫剧、曲剧、越剧那样有名,很多人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听过。”在她看来,道情戏在河南豫剧的基础上加入了弹舌音,乡土气息特别浓厚,很容易让人印象深刻。而今,李艳玲作为太康道情戏的第六代传承人,经常会在闲暇时打开直播间,为全国各地的粉丝宣传、教授道情戏,也因此吸引了近16万粉丝的关注和点赞。   最初,戏剧团因疫情暂停了一切演出,李艳玲整天百无聊赖,做饭时哼两句,干活也唱两声,“可以说,一天不唱就感觉喉咙发痒”。在朋友的建议下,她打开手机做起了直播,成了团队里第一个开直播的人,“最起码开了直播不觉得寂寞”。李艳玲每天都在直播间等着粉丝,给他们唱戏,教他们学戏,为了满足粉丝的要求,她一唱都是几十板,嗓子累得直冒烟。第一次在直播间唱戏时,她内心忐忑,头皮发麻,即便已经唱了半辈子的戏,依然紧张到后背直冒汗。后来在粉丝的指导下,李艳玲慢慢摸索到了直播技巧,不再像之前那样连轴转地唱戏,而是学会在直播间隙与戏迷互动,陪大家拉拉家常。对李艳玲而言,这是一种不同于舞台表现的全新表演体验。   “刚开始直播间只有一二十人,后来人数逐渐增加到了百十个人。”偶尔遇到新来的粉丝留言称“没听过太康道情戏”时,李艳玲便不厌其烦地一遍遍给大家介绍太康道情的历史、特点,并应粉丝要求唱一板经典选段。有时在线下演出《王金豆借粮》《张廷秀私访》时,李艳玲闲来无事也会打开直播与粉丝唠嗑,几乎每次都会有四五千人涌入直播间听戏,比线下十次演出的观众还要多。“我觉得一方面是这两部戏在观众心目中比较熟悉,唱词清晰,更容易听懂,另一方面,国家和平台也都在大力扶持中国的戏曲文化。”   李艳玲介绍,1992年文化部艺术局组织的全国戏曲剧种展演活动上,太康县道情剧团跟其他31个戏曲剧团一起,被授予“天下第一团”的称号。然而,如今全国这32个剧种只剩下太康道情戏这一个“独苗”剧团,而且许多剧目已经失传,目前现存的传统剧目只有《王金豆借粮》《张廷秀私访》《走娘家》等十几部。不过,近几年随着国家对戏曲政策的全方位支持,2006年,太康道情戏被列入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,太康道情戏剧团的演职人员从以前的10多人增加到64人,道情戏也随之迅猛发展,新创作的现代戏《前进路上》《红尘》《珍珠塔》及历史剧《王钝》、红色戏《巾帼英烈》、新编古装戏《状元吟》等多达40多部。   “少锄二亩地,也要听听道情戏”“宁可面发酸,也要看看太康道情班”……豫东一带,道情戏一直广为盛行。今年春节以来,太康道情戏剧团的档期基本排满,除了日常工作演出,省里年年举办的“中原大舞台”和“送戏下乡”活动,也是他们戏剧团必须要完成的任务。如今,太康道情戏剧团每年下乡演出500余场(次),曾被中央电视台誉为“庄稼农户的剧团”。除此之外,他们也会受邀到全国各地演出,李艳玲也随着剧团的大巴,一路颠簸,走出河南,走到北京、上海、新疆、香港、台湾……   是妈妈,也是师父 尽最大能力满足戏粉的要求   当传统小戏种遇上新潮直播形式时,总会摩擦出矛盾的火花,这是无法避免的碰撞。回想起初做直播时,李艳玲也曾不被戏剧团和团长理解,怕给戏剧团带来负面影响。为此,她还停播了一段时间。随着短视频平台的迅猛发展,大家也开始慢慢接受了这种宣传模式,剧团里人人做起了直播。现在,李艳玲每天早晚两场直播,一天直播长达5个小时,有时粉丝来晚了,又想听戏,她就会宽心安慰“你放心,即便要下播也会满足你”。也会有粉丝心疼她,一遍遍提议“老师您明天还有演出,下次再唱吧”。   在她的直播间里,以满足粉丝的需求和快乐为主,无论是想化妆穿戏服,还是想学戏,她都会尽最大能力去满足粉丝的要求,上至七八十的老人,下到十多岁的孩子,都是她的忠实戏迷。   让李艳玲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叫“阳阳”的十多岁男孩,最喜欢悄悄地黏着她,不管她在哪儿表演,阳阳都会骑着电车追随而去,但又羞于见她,总是在演出现场闲逛,从不敢直面“偶像”。一次,李艳玲极力邀请他来体验化妆,他纠结了好久才满脸通红地走到跟前,化妆时也不敢抬眼看一下。“后来他妈妈打电话说他回去把照片装裱起来,特别喜欢。”   也有戏迷粉丝不远万里,从云南坐高铁来到太康,只为能当面感受道情戏的魅力。她在李艳玲家里吃住了一个多月,每天跟着老师听道情、学唱戏,自言自己“真是饱尽了眼福”。还有一位七八十岁的新疆老戏迷,从新疆赶过来现场听李艳玲唱戏,“说想亲眼看看《王金豆借粮》,说哪怕死了都能瞑目”。   “有一次去参加粉丝结婚宴,她当众向我磕头拜师,吓了我一跳。”虽然在戏剧团里也带了几个徒弟,但第一次面对粉丝拜师的请求时,李艳玲还是感到手足无措,觉得自己能力还不足以为人师。也许是李艳玲总是以“乖”“妮儿”这样宠溺地称呼粉丝,有不少人在直播间留言称她为“妈妈”,“可能是孩子们觉得跟我比较亲呗,又或许是他们渴望多一些母爱吧。”每次有人在直播间问,“这都是您孩子吗?”李艳玲都大方承认,“是啊,都是我的孩子。”   在李艳玲的努力下,喜欢道情戏的观众越来越多。每年的腊月廿四,是李艳玲为粉丝组织的道情联谊会,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都会聚在太康,五六十人聚在一起吃饭、聊天、唱戏……   因演出错过见父亲最后一面 立志将道情戏传播到天南地北   在道情戏的舞台上,李艳玲挥洒下刻苦训练的血和汗,也留下了心酸和久久无法释怀的遗憾。   对李艳玲而言,父亲是她走上戏曲之路的引路人。可也因为戏曲演出,错过了与父亲见最后一面。“当时戏剧团里也考虑到这是最后一场压轴戏,怕我知道后影响演出,就暂压下父亲去世的消息,一直到演出结束才告诉我。”她记得当时演出的地方离自己老家大概30多公里,她着急忙慌往家赶,一路上眼泪都没干。父亲已经去世20多年了,每每提及此事,李艳玲总忍不住哽咽。   父亲去世后不久,2000年前后,李艳玲受邀跟随戏剧团到台湾演出,当时村民们和母亲开玩笑“闺女上台湾去了,这以后可回不来了”,虽然她曾多次给母亲解释肯定会回来的。但母亲还是忍不住担忧,每天拿着板凳坐在家门口等她回来,等了足足半个多月,终于把李艳玲盼了回来。那一刻,母亲紧绷的心弦才彻底松弛下来,随即就一病不起。回想那时自己一边要跟团演出,一边还要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和生病的老母亲,李艳玲不断感慨那段时间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。   未曾在父母膝下侍奉尽孝,成了李艳玲内心再也无法抚平的遗憾。“猛听得母亡故,我肝肠寸断,头发蒙心打颤天转地旋……”李艳玲从初学这出《状元吟》到上台演出,每唱到这一段戏词,她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往往哭得难以演戏。原来,李艳玲从小被养父母抚养,养父母虽家境贫寒异常艰苦,但却疼她爱她,视如己出。“小时候家里学戏的孩子得有二三十个,虽然大家都带有粮食,可是大家都穷呀,哪个能够吃?”李艳玲回想起那段苦日子,一大家子住的是“烟叶楼”(土坯房),吃的是榆树皮、棉花籽、红薯干面,苦涩坚硬又难以下咽。母亲为了让她吃好一点,将喂牛时淘洗麦秸留下的一点儿麦粒磨成面粉,掺到红薯面里给她吃。如今苦日子终于熬出来了,父母却已不在人世,每每想起父母操劳一辈子,却没享受到儿女侍奉在侧的幸福,这让她心里总是难以释怀。   遗憾总是无法弥足,李艳玲也明白自己更应该活在当下。唱了一辈子,爱了一辈子,她的心里自始至终都装着道情戏。所以当团长提出为了太康道情的传承与发展暂缓退休时,她毫不犹豫就应了下来,她也希望能让更多人认识、了解道情戏,让这个稀有戏曲剧种百年、千年传承下去。“日后退休了,我还是要每天做直播,借助直播将太康道情戏传播到更远的地方,这也是所有戏曲人的初心。”   采访期间,年近花甲的李艳玲正顶着河南高温酷暑的天气登台表演,一场戏唱罢下台,汗流浃背,浸湿衣衫,头套下也是缕缕湿发。演戏之余,她还要挤出时间到电台排演新戏微电影《一只破碗》,这部新戏主讲农村婆媳之间的矛盾纠纷,“也是想让现在的农村媳妇们看看,倡导大家孝顺父母,婆媳和睦,传播正能量。”

 

 

关键词:

 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xmgsymy.com/wy/206.html   (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)

郑重声明: 本站所有信息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和其它问题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即时修改或删除。

上一篇:最新起碰视频在线观看:共赴节气之约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相关新闻

24小时热文

相关推荐